MOMO

レオ司/双神/千年/妮姬.脑洞突破天际高三狗.暂无时间写文.

依旧鞠善文.(短)

#存稿.
#OOC有.
#莫名其妙的文章.
#求扩同好.

是一片寬大的地域,初夏的陽光傾灑在草場渡起慵懶的金色,草兒茂盛使腳底隔著鞋也能有柔軟的感觸.但此刻卻並不像這景緻所描述的平和美好.
額頭滲出細密的汗液大步跨開,曲肘雙臂在身側大幅度擺動,對自己來說十分陌生的地方如今也大的不少以至於自己的力氣並不能使自己很好地撐過這場逃難.不重的負荷更加加快了步伐的邁進,心中只徘徊著一個念頭.
快一點,再快一點.躲開!躲開!

“..呼,呼."

力氣殆盡了只好停下腳步來單手扶著一旁的欄杆喘气稍作休息,良久才微抬頭目光移至面前正在缓缓逼近的對自己來說體型高大的傢伙身上,微微蹙了眉半阖眸刻意裝出一副輕松的模樣自顧自地道.

“..居然能把夜羽逼到這種程度,還真是..敢做呢!”

語畢曲肘抬起手腕擦了擦額前的汗接著直起身毫無畏懼的迎了對方的目光,微風拂過耳畔被汗水浸濕的秀髮給自己帶來舒適的感覺,不覺也稍稍放鬆了對其的警惕.振臂打平手肘右手握拳食指筆直地指向對方,似是恢復了平素的模樣,唇角上扬勾起一抹笑意而後信心滿滿道.

“讓你見識一下吧!夜羽的無敵黑魔法.一瞬間秒殺給你看!”

確認無誤後閉眼深吸一口氣接著啟唇音調上揚.







“mari!快點把這匹馬牽走啦!!”

乱七八糟的鞠善粮.

#鞠善文.我知道这cp非常冷..
#ooc有.老早以前写的.
#没有标题.((..
#以及求扩同好!

『 本当に?』

拇指略帶猶豫地按下了確認鍵,微垂臂手機便自然跌落在身側,微弱的光亮像是夜空中孤獨的星,不一會兒便黯淡了,熟悉的鈴聲也再未響起.一定,是錯意了吧.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被那個看起來十分輕浮的女人所吸引目光.也許輕浮這個形容用的並不貼切,但是自己就擁有這樣的認知,仔細想想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呢.
隨隨便便就能對一個女孩子做出親昵的肢體接觸,雖然自己並不是黛雅那種嚴謹到幾乎呆滯的傢伙但是也不是很能接受這種事情.
-這家夥啊,明明是只屬於ヨハネ一個人的而已.

“ヨハネ吶,可是個被眾神所嫉妒的墮天使哦-”
初見面的場景仍舊歷歷在目,彼時自己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著實讓對方無可奈何,的確,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的自己卻突然有了所謂的“夥伴”,會感到不可思議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ヨハネ才不需要這種東西.”
“哎呀呀,還真是個固執的孩子呀.”
小組看似融洽的氣氛實際也尷尬如初,並不擅長跟這種類型的傢伙打交道,每天也只好擠出一成不變的笑容來應付那個活力满满的孩子.
當初的確是這樣想的沒錯啦.

“要交換郵箱地址嗎?”
那天的陽光十分溫暖,纖細的手指不由分說便輸入了自己的郵箱地址保存了起來.真是霸道啊,這樣想著然後開始了每日通信.情愫漸漸涌了上来,給她設置特別的鈴聲,草稿箱裏滿滿都是說不出口的話語.
這樣一點都不像曾經的自己.
就在這天.
『說起來,我還是喜歡ヨハネ桑這樣的女孩子呢(≧▽≦)』
不知道為什麼話題便拐至了關於喜歡的對象的上面,一如既往的賣萌語氣卻著實讓自己心跳漏了半拍.
是錯意了吧,一定是這樣沒錯吧.
意味不明.
翻來覆去地卻久久不能入眠,探臂取回手機熟練地解鎖後重新進入收件箱卻還是沒有新信息的提醒,只是一句玩笑話罷了而自己卻如此牽掛.大概,到時候了吧?
心中的悸動愈加明顯,想要告訴她,想要告訴她,這種事情.
手指顫巍巍地劃出鍵盤而後一筆一劃地手寫出自己的心意.並沒有直接輸入,將自己從一開始的百般刁難到後來被她所吸引的全部情感都輸了出來.
確認發送.

『あなたが好き』

好好接受吧, ヨハネ的這份與眾不同的心意.一定會讓你被ヨハネ的墮天使的魅力所魅惑從而成為小惡魔的忠实信徒!
一起堕落吧♡